从资料长编到初稿的多重反复

当前位置:

首页 >> 县史志办 >> 方志天地 >> 正文

从资料长编到初稿的多重反复

来源:《甘肃志鉴编研文选》文章 日期:2021年09月06日 星期一 15:51 编辑:jtxdfz 点击量:


  志书修编的过程,一般是由资料、资料长编、初稿、审定稿、志书几个阶段构成的。而从资料长编到初稿的形成,是由量变到质变的最关键阶段。能否在一个有限时间段里,将这些每章可达10多万字的长编,删减去2/3,“抢” 成初稿(经验之谈是“一稿要抢,二稿要磨”), 这是关键。因为所有的志书,你拿出来参照,都是时限有限,篇幅有限。因此,“删繁就简三秋树,标新立异二月花”,就是对主编、副主编编辑能力和水平的最直接考验。如何能够将所有的资料长编理顺码齐,达到标准,恐怕只有在多次地反复地“砍斫”和修改中,才有可能臻于完善。
  反复一:提纲下的资料和资料上的提纲要相互统一
  志书编纂,基本上是提纲先行,以便纲举目张。可是在实际编纂过程中,一般要经过从提纲到资料、从资料到提纲的多次反复。多数篇章资料内容细了、充实了、时代性增强了、历史的深度也广阔了。这些一下子出乎了我们早先的设想。原来的提纲显得范围狭小,不能全面恰当地涵盖所有资料的内容。因此,多数篇章,我们不得不抛弃先见;反过来,让提纲跟着资料走,因为资料表现形式的多样性和丰富性,就必然地决定了志书的提纲乃至体例要不断地创新和完善,以免缺项断线,挂一漏万。总之,无论由提纲到资料,还是由资料到提纲,都要相互统一。资料长编没有完成这一要求, 初稿必须要达到这个要求。否则,彼此含混、交叉、甚至重复的问题就不可避免。况且,这个问题是资料长编中存在最多的问题。如当初,《正宁县志》把 “商业”“供销”单列两章,结果,“供销” 一章的资料长编就达4万多字。在对这两章的反复比较中,我们便发现重叠的地方还是比较多的。再次,我们认识到“供销”仅仅是“商业”中的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。最终,在“商业”章中,用500字就把“供销”中的核心内容写定了。且显得项目清楚,重点突出。同样,“计量" 和“质量监督”两章合为一章,定名为“计量质量管理”。也是在具体修改的过程中,由资料逼出来的一种比较科学的创新。
  反复二:把工作总结转化成志书内容是基本要求
  大多数资料长编,洋洋数万言,的确达到了应详尽详。由资料员提供,由编辑整理,从档案馆到单位,跑了不少路,费了不少的事。但如何把这些总结转化成志书内容却是关键。新中国成立前不说,单是新中国成立后,各部门各单位将近60来年的工作总结,摞起来有档案柜子那么高。一年、一份、一页,全得细心地阅读、辨别、摘抄。但不能陷在这些工作总结里而不能自拔。要能够鉴别,要有所选择,有所取舍。《正宁县志》中的“卫生志”一章,单是资料长编就有46万字,那耗费的工作量可想而知。实际入志内容有4万字就足了。这也是对于编辑史识、史才的直接考量。编志以资料为基础,但不是任何资料都弥足珍贵,不可割削。多数历经两年多时间写成的篇章,把工作总结的内容、格式、语气没有变过来。工作总结,大家年年做,无论单位,还是个人,都会形成一个惯例:多肯定成绩,甚至有太足太过的成分,且年与年之间,单位与单位之间,人与人之间,相互雷同的地方还是比较多的。因此,一则要 善待这些工作总结,我们的志书在很大程度上,是建立在这些工作总结之上的。二要不能被这些工作总结蒙混了,要善于去粗存精,去伪存真。那些形式主义的东西,那些铺垫的、包装的、夸大的内容必须剔除殆尽。
  反复三:拥有政策依据和工作依据,使所编内容更为全面和科学
  县志修编,本身是一-项社会性的事业,都有政策依据和工作依据可循。对于某个章节来说,都有出处,都有来处,绝不是空穴来风,无中生有。但在资料采集工作中,就有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。一些部门、单位,从本位出发,认为编写志书跟撰写“风采录”一样,一旦没有这样的效应,他们便失去了支持和配合的热情:一些部门、单位,把持着行业的优越性、特殊性,甚至隐秘性,对修志工作认识偏狭,干脆懒得应付。因此,到部门、单位去采集资料,提纲必须要全面、恰当,要有极强的针对性,要有政策的依据,要有的放失,放矢必中。否则,就会陷人被动。资料采集,说得实际一点,有抠出来的,有挤出来的,甚至有斗争出来的。如计划生育是一项基本国策,但其在具体工作中的复杂性和敏感性众所周知。在列提纲的时候,我们就对这一行业的政策法规。 历史背景、社会现状、工作种类等进行了比较系统的研究,做了工作笔记。然后,在列好提纲的基础上开展工作。修志同志的干事环境,完全是自个儿创设和拼打出来的。没有这样的信心和意志,就修不好志书。
  反复四:同-类事, 文字记述和图表说明最好选择一种,避免重复  

  在资料长编中,这类问题也是比较普遍的。不少工作情况、过程,特别是相关数据,逐年用文字记述了,后面又来幅图表说明,这就不必了。选择能反映这一行业特点和规律的一种方式就足够了。当然,要注意表达方式的多样化,用文字的便用文字,用图表的便用图表,各用所长,相得益彰。这样就避免了单调和呆板,使所修的志书能够引人入胜,也更加丰富多彩。

反复五:同一件事,概括叙述和具体记述最好选择一种,避免哕嗦

事以记人也好,人以系事也罢,一个原则,要有典型性,代表性,归类恰如其分。也就是说,同一节,同一章,甚至同一书中,不能重复出现。是用概括叙述,还是用具体叙述,要对比,斟酌,最好选择一种。或者在多处要用这个资料,其角度和侧重点,当有所不同。比如,社会管理中,执法部门多,且常常联合执法,在工作总结中,同一件事,都给自己写了进去。但在志书中,必须对行业权限要了如指掌,资料写给谁,要准确无误。
  反复六:章前概述必须文字俭省,简明扼要,达到提纲挈领的作用
  资料长编中,章前概述几乎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,也是难题。我认为这项工作纯粹是一个考执照的工作。能够做到章前用几句话总括一章之要,且切中肯綮,那得多丰富的专业知识、多精炼的文字功底、多高的理论素养。须知,县一级,尽是一些半拉子史学工作者。人道三两年,更谈不上出道。一二百字的概述,逻辑错误,知识错误,表述不准,以至于乱下结论,可以说是比比皆是。如我改过的30多章中,用“历史悠久”近乎20处,我只好全给删了。能醒目、直接入题也恰好暗合了地方志书中“言必及事”“言事必直”“述而不作”的要求。古人的这些观点,正是他们历尽艰辛,备尝甘苦,摸索出来的。县志就篇幅而言、就县志工作者的水平而言,章前概述大可省略,把一县的方方面面能记述准确、清楚、全面就行了。至于是非褒贬,成败得失,意义性质,让其在资料的排比和史实的记述中客观表现去吧。正如胡乔木同志所说:“客观的历史就是客观的历史,不需要在地方志里画蛇添足地加以评论。”
  同时,推倒重写的章节,绝不能拖泥带水,敷衍塞责;流水账式的记述,也应如何突出重点,有所删减。这些都是在资料长编的反复修改过程中,一遍又一遍“磨”出来的结论。

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陇ICP备12000692号-1        网站标识码:6209210006 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

Copyright © 2013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  甘公网安备 62092102000106号

主办单位:金塔县人民政府办公室      地址:金塔县人民街17号     电话:0937-4421342